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资讯时报网

房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房产 > 市场 > 正文

大伡们的铁路往事

时间:2020年03月21日   来源:网络转载

(人民交通杂志讯 )做京张铁路口述史的过程中,我经常出去考察,找曾在铁路上工作过的老师傅,聊当年的事情。我不想炒历史的冷饭,只想记录下这条路上,这么些人,这100多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我印象最深的是徐景春老人,他今年88岁了,精神很好,看很小的字儿都不用老花镜,只是稍微有些驼背。

他常年拄着一根拐棍,手把处用的是检点锤的锤子头,是他年轻时在京张铁路上开火车时,敲走形部位、通过声音听故障的。他很喜欢火车,一聊到当年开火车时的事儿,眼睛都发亮。

徐师傅1951年入路,是当时技术最好的大伡(指掌握动力机器的人)。那时候徐师傅开的马莱4型蒸汽机车是中国功率最大的蒸汽火车,是从美国进口的。

开马莱4最辛苦,因为它锅炉最粗,每次过居庸关隧道的时候,烟筒顶端距离隧道顶部仅为一拳左右,隧道内的空间非常小,煤烟和废气就会灌进司机室。所以在过隧道时,马莱4的司机、副司机及两位司炉无论冬夏都得用棉大衣把身体、脑袋捂上,以免被烫伤。但最没辙的就是司机,过山洞时,副司机及两位司炉可以趴在地上或躲进工具箱,而司机必须得操纵机车并瞭望前方。司机一手得用湿毛巾捂住口鼻,一手必须得攥着气门,所以特别烫手。

据徐师傅回忆,有一次,一个1.85米的大个子搭乘马莱4,他的裤子上有个窟窿眼,结果过完居庸关隧道后,有窟窿的地方被烫了个大泡。所以徐师傅说,每次过居庸关,就像过鬼门关一样。

火车师傅们也有待遇不错的时候。上世纪40年代,下了班洗完澡,大伡们穿上双排扣呢子大氅和锃亮的皮鞋,拄着文明棍儿逛街,挣的是普通工作的四五倍工资,人称“离地三尺活神仙”(“离地三尺”意为坐在机车驾驶室中)。

司机陈万元家一共有7个孩子,夫人为全职太太,不上班,全指着陈万元开火车挣钱来养活一家子。所以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,太太都会给他炒菜吃,而且总能吃到白面,生活很好。陈万元开火车挣钱多,便买了一根金条。他的儿子小时候得阑尾炎,去一回医院,就得剪下一小片黄金,后来金条剪完了,阑尾炎才治好。

李司法是徐景春的大徒弟,他曾在居庸关站下捡了个孩子。那是1982年11月,他当时是队长,发现铁道上有个婴儿时,他们赶紧停车,把孩子抱了上来。孩子戴个瓜皮帽子,也不哭,是个男孩, 河南资讯网,几个人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“得救”。后来这孩子被收养了,在北京生活。

回想起来,这些火车大伡们,都非常热爱这份工作,对跑了一辈子的铁路有感情。

沧海桑田,那些老地方老物件,见证了几代人100年的生活。人们生在那里,活在那里,直到自己生命结束,代代更迭。(讲述者 / 王嵬)

推荐阅读
推荐信息